訪客 | 登入
Ψ 註冊 | 登錄 | 搜索 | Flash 遊戲機舖 | 統計 | 幫助 | |  
 
打印

偶爾還有麻雀在蓮蓬上面落著

rcisent

偶爾還有麻雀在蓮蓬上面落著 [ x 0 ]

我望了望窗外,樓下那幾棵女貞樹上果然還有幾只灰喜鵲飛來飛去,我數了數,大約有七八只吧。我心裏悠然升起一陣小歡喜。老人們常說,喜鵲叫,有客到。莫非是喜鵲在開著會,將如何給我們居住在一個院子裏的人們報喜呢。

外面陽光正好,有鳥鳴的時光真好。我心裏揣著這樣的小歡喜,穿上黑長大衣。帶上紅圍巾,武裝好自己,准備去附近公園走一走。

好久沒去公園散步了。公園裏的冬天,不如春夏迷人,荷塘裏的枯荷,在水裏斜立著,不過有的蓮蓬還在。只是,沒有了蓮籽的蓮蓬像一只只小蜂房。偶爾還有麻雀在蓮蓬上面落著,枯老的荷葉浸在水中,像是亂了途徑,沒有一條葉脈會指出一條冬荷的路途。金魚仍遊在水裏,吃了金魚的鵝與鴨子,在冬天,身上的羽毛看起來更厚實了,它們一直遊得很歡。忽而一聲鵝叫,那些鴨子也跟著咿咿呀呀地叫起來。

走在池塘邊,忽而聞到一股清香,哦,那是梅的味道。

原來臘梅開了,一棵臘梅樹開出了一樹金黃色的花。我驚喜著。在數九天裏散步,我以為只有寂靜的寒冷,只有寂靜覆蓋的白雪,卻在一場傾城的白中,面前盛開了千萬朵美好。

忽而想起那句“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卻輸梅一段香”。

在寒冬,再傾城的一場白,也去輸給一段梅香。這正是梅的風骨所在。曆代名家畫梅,因為梅是國人感物喻志的象征之一,所謂梅蘭竹菊四君子之一的梅,以她一身傲骨,剪雪裁冰的品德,令曆代畫家與世人所欣賞。我必須要習慣沒你的日子,我在心裏默念,
版權由 rcisentwebuddy 網站群族 所擁有,未經同意請勿轉載,轉貼文不在此限

評分 TOP

清除 Cookies聯繫我們Archiver      當前時區 GMT+8, 現在時間是 2018-9-25 21:06

Processed in 0.028621 second(s), 8 queries , Gzip enabled.